http://www.cggap.com

IPO前哨 频传IPO的哈啰到底真不真?

  很多人认为,共享经济也许像盘散沙,大风一吹,走两步就散了。

  在经历了行业的魔幻变迁之后,仍有一些玩家坚守阵地,试图再次走进大众的中心视野。

  近日,市场传来哈啰出行计划今年在美国进行IPO的消息,募资最高或达到10亿美元,且已与摩根士丹利、瑞信和中金公司筹划上市。对此,官方回复“不予置评”。

 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哈啰出行如今传来IPO这一消息,可以说是意料之内,毕竟如今,共享经济市场格局已不同以往,全新的机遇也在蓄势待发。

  在快过去的3月中,一向低调的哈啰出行被曝拟进行大额募资赴美上市。这家曾在单车大战中实现逆袭的企业,再次被聚光灯照亮。

  很多人说共享单车的故事不够性感,重资产,低客单,回报周期长,资本劳动双密集,即便是曾风光不限的摩拜和ofo,也没有为自己的商业模式探索出一个高可行性的出路。

  所以,当后发先至的哈啰被传出上市消息的时候,许多人在诧异之余一定会有所疑问:在美团尚且把单车业务当做提高APP打开率的流量工具的时候,哈啰是如何将共享出行生态价值最大化,出其不意地实现从出行到本地生活的延伸?

港股ipo

  后来居上

  2017年年初开始,哈啰单车频繁以“蓝车更好骑”的形象出现在共享单车的“万花丛中”。而与普通共享经济偏爱在超一线城市试点不同,哈啰单车采用了差异化投放策略,从宁波、长沙、厦门等城市开始,逐渐自下而上延伸触角。

  与资本推动的揠苗助长不同,哈啰往往是在一个地方站稳脚跟之后,在经由口碑吸引其他地方政府邀请进驻,从而完成裂变式扩张,这种轻资本的渐进模式,非常容易打造出环境友好型以及强用户体验的商业模式。

  在共享单车烧钱大战的背后,用户思考的事情与企业董事会庙堂上的资本玩家有着鲜明的区别:如何在一群刷不开的,被涂改二维码的,被加私锁的,掉链子的各色单车里找到一辆能骑的,好骑的车,避免上班迟到,或者一大早就做“腿部负重训练”的车,是一件多么费力费神的事情。

  而当骑上脚感丝滑的哈啰的时候,消费者又会开始像资本家一样思考问题:哈啰在各家都在疯狂引流促活的情况下,过于注重单车质量投入,只怕是要让企业难承其重,早早出局。

  共享单车大战的亲历者都明白,真正让共享单车企业获胜的秘诀,无非是车辆运营与车况运营。

  早在成立之初,哈啰在业内率先提出了共享单车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理论。在车辆“设计、生产、投放、管理、回收、再生”等单车全生命环节贯彻国际循环经济中标准的“3R”原则,即Reduce(减量化)、Reuse(再使用)、Recycle(再循环),在单车的全生命环节尽可能地优化资源利用,减少浪费。

  而在运营能力上,哈啰通过AI和大数据对整体调度进行客观指导,在实时、准确掌握车辆位置的前提下,辅以哈啰全业务生态决策中心——“哈啰大脑”精准的车辆供需预测,对路面单车的管理干预能力进一步加强,其反映在用户端最直接的体感便是,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用户能在需要的时候有车骑、有好车骑。

  通过精细化运营的持续提升,哈啰的使用体验几乎完全压制当时的摩拜与ofo,在用户体验上打了一个漂亮的预期差。2018年3月,哈啰首创行业免押金,随后迎来其高速扩张期,并很快超过摩拜和ofo的订单总和跃居行业首位,以挑战者的身份实现了哈啰的第一次攻城略地。

  哈啰“威胁论”

  共享单车大战为哈啰打下了扎实的业务基本盘,同时锤炼了这个团队强大的组织能力和运营能力。2018年,哈啰推出共享助力车产品,并迅速抢占市场至行业第一;2019年,哈啰跨界入局四轮顺风车领域, 2020年哈啰顺风车已覆盖全国超300城,认证车主逾千万名。

  2020年10月,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,公开数据显示,2017 年、2018 年和 2019 年,嘀嗒顺风车 GTV 分别约为 7 亿元、19 亿元和 85 亿元。嘀嗒在中国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,2019年市占率为66.5%。

  实际上,在嘀嗒高速发展的这两年,哈啰顺风车业务增长超过100%,在这样的规模和增长速度,哈啰顺风车有望在2021年成为顺风车行业最大规模的玩家。这意味着,在强大共享两轮的生态价值赋能下,哈啰有望用2年的时间达到嘀嗒6年的成绩。

  2020年底,哈啰打车业务率先在广东中山上线。业内知情人士透露,短短几个月,凭借“低客单价”的差异化策略,哈啰在中山的市场份额快速提升。从顺风车到打车,哈啰凭借自己的生态优势,悄然切入网约车市场。

  截止目前,哈啰打车业务已先后在广东省中山、惠州、河源、汕尾四个城市上线。无疑,哈啰打车业务的星星之火已经燎原。作为哈啰2021年重点发力方向的四轮业务,正以哈啰擅长的“差异化”战略悄然蔓延。

  玩转平台生态

  近日,“对标雅迪,哈啰出行将在4月份正式推出电动车售卖业务”的新闻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。起家共享两轮的哈啰将业务触角延伸到了保有量高达3亿台以上的C端两轮电动车市场。

  其中一个背景就是,2019年4月电动车新国标正式实施,随后全国各地陆续出台管理政策,为超标车设置过渡期。可以预见的是,从2021年至2024年这一段时间,全国上下将迎来一波密集的换车高峰。从共享两轮出行平台,跨界到整车产销品牌,哈啰希望抓住行业机遇弯道超车。

  传统两轮车行业的格局已经被几大头部品牌瓜分,哈啰这步棋如何走下去?在硬件制造上,哈啰已经拥有从零部件到整车的电动车制造工艺,以及全流程的品控标准;软件开发上,哈啰则整合哈啰大脑、超连网车机系统等技术板块来推动电动车业务的发展;而在平台生态上,原有业务的流量转化以及品牌价值变现,是哈啰敢于向雅迪、爱玛等行业巨头发起挑战的最大王牌。

  2020年12月,哈啰电动车在安徽、江西、广东等多地招商,据悉,目前线下累计开店逾千家。首创互联网+门店模式,提供多种赋能方案帮助电动车行业门店更好地卖车。这不仅是一个多渠道的两轮电动车售卖网络,同时也能撬动两轮电动车后服务市场,线上线下(300959)俨然一张大网。

  业内人士透露,哈啰发力电动车零售,但意图又不止于零售。家用电动车的用户粘性和活跃度远高于共享单车、共享助力车产品,和哈啰APP的交互质量也更高;其次,哈啰试图在电动车产品智能化层面进行突破,链接本地生活场景也将更有想象空间。

  与此同时,哈啰到店团购自2020年上线以来,已陆续覆盖沈阳、珠海、汕头以及广州等城市。哈啰酒店预订业务在今年初也已悄然上线。哈啰本地生活服务版图已经从两轮、四轮,逐步延伸至包括电动车、两轮换电、酒店、到店团购等多个领域。

  数据显示,相当一部分用户已经使用过两种或以上服务,多场景业务相互协同和渗透的效果已经显现。哈啰的品牌效应和流量效应使得每个新业务都能够很快“热启动”,并以较低的成本实现业务拓展。

  从共享单车,共享助力车,四轮再到更广袤的本地生活业务体系,都已经可以看到哈啰后来居上的潜力。这样看来,哈啰的故事,是不是比单纯的交通出行,更性感了些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